前者愛味の追憶

心迷失了·方向就分不清吃了!!!

向陽花開

f:id:blossoming:20130822155304j:plain
從園子出來的時侯,我什麼都沒帶走,當然除了記憶,高考後我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那裏,老實說3年來我可以說是不爭氣的學子之一吧。我是個奇怪的人,逃課是我最愛,那時我住的是集體宿舍,心情不好就憋在被窩裏不願去上課了,而小陽是我那時最投緣的宿友,和我一樣不愛上課,有空沒空聽著周 傑 倫的歌,她會和我一提起周 傑 倫就手舞足蹈,但一去上課就趴在桌上和死魚似的康和堂

這是個很奇怪的世界,在學校只要你不好好讀書就是壞孩子,老師就必須找你父母談話,可小陽是個特例,不愛讀書,一開家長會也從不會叫父母,但我不得不得不承認她是優秀的,至少在某些方面上是讓情竇初開的我來說是羨慕不來的。她有一頭飄飄長發,長的會通靈似的眉眼,很是得人喜歡,她會跳好多妖嬈的舞蹈,而18歲那年她的男朋友便是我一直暗戀的校草。她會背著宿舍阿姨大半夜帶我出去約會,我不得不懊惱這事做的很過分,但我可以理解,午夜那燈火昏暗處,滿地花草長的如我一般高,正是爛漫夏日,風吹過許多亮著的不知名的小蟲飛入花叢,忽而看的見忽而又看不見了。那些記憶裏美的無法寫下的夜,這樣過對她也許最好。

我一直以為她會和我一起安靜的度過高中,但想象越美現實越殘酷,那天她出奇的比我早到:“二貨,我出事了。”

我回頭看看趴在座位上的她:“咋了。”

她低著頭,那是我第一次看見她臉紅:“我懷孕了。”那句話壓的極小,我頓時也傻眼了。我拉著她從座位上走出,快步去沒人的走廊。

“你讓我咋說你埃”我慢慢將手放在她的康婷清脂素發梢。她終於忍不住抱著我死命的哭起來:“我只是玩玩,我也不知道咋辦。”

“那你媽知道嗎?”我將手慢慢放下。

“我媽和我爸離婚了,她有了自己的家,我她媽的就是多餘的。”她那帶沙啞的聲音讓這夜變得有點嚇人。

“那…我也說不……好啊,你要自己想。”

“我明天去醫院,做了他,生出來也多餘。”她恢複了平靜,語氣肯定,不想說著玩的。

陪她去醫院那天,天一直下著小雨,她的男朋友也來了,手術沒開始,那個男孩買了好多巧克力帶來,說是術後吃這個好,這一點讓我很感動,但從小陽進去開始他便不停的哭,哭著吃著,陽出來時就只有袋子了。

我扶著她,慢慢離開這該死的地方,而那個男人卻不停的哭,似乎在那一刻我心目中的校草形象不再。留下的都是頹廢,無知。

日子依舊平淡的過著,陽還是安靜的坐在教室裏,我們彼此不再提那件事,而我們所有人心目中的小草,似乎一夜之間消失了,陽說他怕對不起自己於是轉學了。

高考分下來,我們都離開了那座城,我和她都沒考上,再次見面很戲劇化,同樣是下這毛毛雨的天我從酒吧出來,她進去,身旁跟著個老男人,我有點悲哀,一眼就認出是她,不變的臉型,加上更妖嬈的時尚女裝網裝扮,這一次我沒有再去保護,微微一笑,淡淡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