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者愛味の追憶

心迷失了·方向就分不清吃了!!!

故鄉月夜

f:id:blossoming:20131106132747j:plain
月是故鄉明,故鄉的月,皎潔、透明、圓潤;而故鄉的月夜,靜謐、安詳、曠達,一幅幅朦朧的畫面,沉澱在心底最柔軟的地方,總是在不經意間,勾起那最美好純真的記憶。

故鄉的月夜,最快活的莫過於夏日的夜晚。當忙完一天,吃過晚飯,所有活計都拾掇好後,大人們便把自家的竹床整齊地擺在院子裏,點燃一堆艾蒿驅蚊,手搖蒲扇,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天;而我們則安靜地圍在老人們跟前,聽他們講那些奇經怪談,聽到笑話處,便咯咯的大笑,聽到驚悚處,便不知覺地向母親靠攏,或把頭埋在被窩裏,卻又露出耳朵繼續聽。興致高的史雲遜收費時候,玩遊戲吧,在村子周圍捉迷藏、逮螢火蟲,有時候還悄悄跑到別人家菜地裏摘幾個菜瓜,當被人發現後,連滾帶爬、呼天搶地的四處逃竄,連鞋都不知道丟在了那裏。雖說當時是又驚又怕,怕對方告訴了自家的家長,回家後定會吃一頓“樹條燉肉”,但當拖著滿身的泥水、汗水和小夥伴們一塊跳到門前的河裏面去“裸浴”的時候,又把一切後怕忘得一幹二淨。當然,最開心的事情是到河裏叉魚。月光明媚的夜晚,大人有時會到河裏叉魚,我們便跟去,在河灘上,月光灑下來,天地都安靜,心也開闊起來,霧氣和絲絲白雲摻雜在一起,宛如仙境一般;怕我們在水裏嬉戲驚擾了魚,只能在岸上等著,玩著自己的遊戲,一聽到“叉住了!”,便激動地飛奔過去,看著戰利品,小心地裝進簍子,像是自己的勞動成果一樣。不知不覺夜深了,月光也冷了下來,年紀小的熬不住,早已在草坪上睡著了,我們便踏上了回家的路程,月夜下長長的影子,留下了一串串如銅鈴聲響般的歡聲笑語……

冬季的月夜,曠野便安靜多了,小小的村莊像嬰兒一樣躺在月光的牛欄牌奶粉搖籃裏一樣,沒有一絲聲響。大家吃完晚飯後便集中在某戶人家屋裏,圍著火爐,看著那些百看不厭的武俠電視劇,聊著昨天晚上的劇情,猜想著今天主人公的命運。有時老師布置的作業比較多,便在電視機前邊寫邊等開演,也總會受到母親的一頓訓斥,卻又禁不住時不時瞅電視幾眼。假如遇見停電,大人們總是有辦法的,有時遇見非看不可的大結局,有人便將貨車上的電瓶卸下來,接在電視上看,廣告時間便斷掉,“停電也能看電視”,這在當時著實讓我們興奮了許久,第二天便迫不及待的向同學炫耀,昨天晚上的結局怎麼怎麼樣。更多的時候沒事,大家便早早鑽入被窩去了,當然,肯定沒那麼早睡著的,腦海裏面在想著白天發生的事情,譬如今天看到學校有賣甘蔗的,明天能有什麼辦法問父母要5毛錢去買一截嘗嘗,那味道肯定是甜的不得了,剛咂咂嘴,一股甜意沁人心脾,就被門外的一陣犬吠從幻想中拉到了現實。探起頭看看窗外,寒月如水。當然在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食物的誘惑遠遠大於這詩意夜晚給予我的誘惑。唉,長歎一聲又躺下,不知不覺進入了夢鄉,直到第二天早上,發現母親掀開被子,手裏拿著一個布鞋,一邊打我的屁股,一邊高聲呵斥:再不起床上學就要遲到了……

又是一個有月亮的晚上,我回到了故鄉。當我抬頭凝視那輪明月時,突然發現,兒時月亮上那個拿著斧頭夜以繼日砍搖錢樹的人已變得模糊不清。孤身一人站在月光下,不知兒時的夥伴身在何方,可否還記得我們那關於月亮的濕疹故事,用臉盆裝月亮,和月亮賽跑、捉迷藏;是否還相信那“用手指月亮會缺耳朵”的傳言。工作後,許多事情身不由己,加上一些人生、感情的經曆,讓自己頭頂雲彩越來越厚,月亮也不再那麼明晰,也再也體會不到兒時那無憂無慮的快樂了。

兒時讀魯 迅的《故鄉》,留在腦海的全是一些歡快的場面,雪地捕鳥,閏土月夜守瓜,感覺他們的日子是那樣輕松快活,完全不知文中的深意。而如今,當我看到那句:“老屋離我愈遠了;故鄉的山水也都漸漸遠離了我,但我卻並不感到怎樣的留戀。我只覺得我四面有看不見的高牆,將我隔成孤身,使我非常氣悶;那西瓜地上的銀項圈的小英雄的影像,我本來十分清楚,現在卻忽地模糊了,又使我非常的悲哀。”也只能感歎:故鄉,真的是一個回不去的地方,只能偶爾雲淡風輕的懷念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