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者愛味の追憶

心迷失了·方向就分不清吃了!!!

春天最美的歌

f:id:blossoming:20140704113743j:plain
當凜冽徹骨的霜風轉化成吹面不寒的和風時;當晶瑩剔透的雪花羽化成潤物無聲的細雨時;當死寂冷清的荒野蛻變成喧沸熱鬧的營養師綠野時,春 天輕輕悄悄地開始了。萬物復蘇,蓄勢待發,處處充滿著新生的喜悅和希望;蛙鳴蟲啾,魚躍鳥舞,處處洋溢著生命的活力和能量;土壤濕潤,溪水叮咚,提醒著鄉村人們春耕也開始了。

一年之計在於春,千古流傳的名言道出了春在一年四季中所占的重要位置:春是步入新的一年的階梯,是春耕播種的好時節,是全年收成的基礎和鋪墊。想像中的春耕圖美得如詩如畫:斜風細雨中,一位老翁身披蓑衣,頭戴斗笠,褲腿高挽,一手扶木犁柄,一手執皮鞭,吆喝著趕一頭膘肥體壯的犍牛悠然穿行在水田。而當我親目睹春耕熱烈沸騰的場面時,才發現春耕捨棄了舊形象,轉變為新模樣。

這天陽光明媚,田裏一派熱火朝天的繁忙景象,春耕的人們都在田裏大展身手。 一個身材健碩的中年男人正在耕田,微耕機是他最得利的幫手。只 見他目光從容篤定,微彎著腰,雙手緊握著微耕機柄把,熟稔地駕駛著微耕機在田間來回穿梭,隨著“轟轟……轟轟……”的響聲,隔年的作物殘茬、雜草害蟲全被碾碎翻進土裏,化作最好的肥料。表層被破壞的土壤,也被深翻到底層休養生息。耕過的泥土鬆軟平整,細膩均勻,層次分明,為開啟了鄉村人一年收成的希望之門。他大概是個耕地的行家裏手,只一會兒工夫,就耕了好幾塊田。遺憾的是,因為陽光明媚,沒有一人披蓑戴笠;也沒有看到一頭耕牛。我想,社會在飛速發展進步,鄉村變化日新 月異,用機器操作取代原始勞作,不但省時省力,而且收成更好。看來,我只能把想像的檸檬魚子急救精華面膜春耕圖當作一段歷史慢慢回味了。

一個兩鬢斑白但精神矍鑠的老奶奶正在築田埂。她本來可以在家中好好休息,頤養天年,但勤勞已成為她一輩子的習慣。與其閑在家中,不如力所能及地幫家裏做點事。只 見她身拴塑膠長圍腰,腳蹬齊膝水鞋靈活地彳亍在田中。順著隔年的老田埂,奮力用鐵鍬把田泥一 鍬一鍬地鏟到田埂上,再鏗鏘有力地用鐵鍬踏平整。她時不時抬起頭,左顧右盼,看看田埂寬窄高低是否達到要求。雖然黃泥糊滿了她的鞋子,泥星不時濺在身上臉上頭髮上,但她毫不在乎。不知不覺一條美觀牢固的田埂如藝術品般呈現在眼前了,宛若一條黃褐色的帶子環繞在田間。鄉村老人條件有限,不能像城裏老人通過跳廣場舞鍛煉身體,但他們通過田間勞動照樣能舒活筋骨,抖擻精神,大概比跳廣場舞更有趣,更有實際價值吧!

鄉村少有遊手好閒之徒,就連天真可愛的小孩子也加入到在春耕的隊伍中來。他們一會兒拿著鐮刀,握著點鋤,這裏挖個坑,那裏刨條溝 ;一會兒跑到水渠邊摘幾朵漂亮的野花送給小夥伴或獻給勞作的父母;一會兒蹲在田角溝邊捉靈活的黃鱔和泥鰍。孩子們的汗水和泥灰粘滿了臉頰,頭髮上沾著些草屑和花瓣,猶如一只只髒兮兮的大花貓,可他們毫不介意,每個人的臉上都洋溢著興奮的笑容,每個人的心裏都樂滋滋的。沒有循循善誘的教導,只需耳濡目染,他們懵懂幼小的心靈已懂得“鋤禾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的真正道理;沒有冗長繁雜的說理,只要親身實踐,他們初諳世事的心靈已明白“勞動最有滋味”的深刻內涵。田間地頭時時流動著孩子們快樂的身影,空氣中時時回蕩著孩子們的歡聲笑話,讓春耕氣氛忙碌中帶著愉悅,緊張中裹著恬適,春耕顯得更富有生命的張力和韻味了。

漫步在春 天的田間小徑,春景春意盡收眼底。有的田還沒有耕過,田埂上覆蓋著如絲如絨的雜草,灰白的隔年稻茬頹敗地匍匐在田中,四周七零八落地散落著腐爛的稻草,還有的地方露出在黝黑的田泥。鄉村人知道時節就是命令,耕這塊田大概是明天的工作吧!有的田剛剛耕過,田裏的泥和水混合交融,顯得渾濁不堪,新的田埂已築好,均勻平整地泛著洇潤的氣息。鄉村人明白春耕一刻值千金,抓緊時間耕完這塊還有另一塊。有的田已經耕過了,明晃晃地注滿了水,水清澈透明,如鏡子般映照出了水底平整細膩的田泥和作物殘渣。鄉村人懂得農家少閑月,耕完田還有其他農活。舉止四望,星羅棋佈的梯田依著山勢從山底層層蜿蜒到山頂,宛若蒼茫天地間的一幅巨幅油畫;猶如一級級通往神秘天宮的香港 クルーズ雲梯;仿佛置身如夢如幻的世界。而鄉村人就是這幅巨幅油畫的描繪者;是級級雲梯的建築者,是夢幻世界的創造者。

春耕,春 天最美的歌。讓我聽到了希望的音符在肥沃的泥土中搏動跳躍,欣賞到了淳樸勤勞的鄉村人演奏出的幸福旋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