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者愛味の追憶

心迷失了·方向就分不清吃了!!!

這就是我們武當山之行的感受

f:id:blossoming:20141119162524j:plain


悵然而返,回首眺望中無奈之餘平添了許多的煩躁;車子仍然不見蹤影。

晚霞已經收斂了桔紅色的光。兩旁白日所見的樹、花、草也隱藏到黑魆魆的陰影裏去了。

“哎喲,……我……我怕是走不動了,腳底下好疼,可能起泡子了。怎麼還不見車子呢,真累死我了。”同行的一個女姟大聲地叫喊起來。

“哎,哎,堅持一下。可能差不多了。”我強作笑臉安慰地說,並且繼續朝前走;等轉了一個彎,悠然一片燈火出現在眼前。

那燈火灼灼閃亮,在漆黑的夜裏顯得分外地耀眼奪目,仿佛近在咫 尺。一片一片地白,白得如凝脂;一片一片地紅,紅得似鮮棗;一片一片地綠,綠得像豆青;又一片一片地黃,黃得像……在夜幕中交相輝映,亮晶晶的。又恰似小姑娘天真地一眨一眨的眼睛。望著望著又疑是銀河系中閃爍的群星;如此呈現在眼簾,充滿了嫵媚和神秘,是等待我們去解的謎嗎。

而我們已經沒有這份閒情逸致了!

景致雖然迷人,但就是讓我們接觸不到也親近不了,豈不是奧喪。現在我們也只想美美地睡個好覺休息一下。

走著走著我們又轉了一個彎,一切光的影子又沒有了。而此時,我卻感到有一盞燈仍然在閃爍著;它像一股熱流,令我精神抖擻;它像一絲只有跋涉者才能體會得出的感覺;它更是一種希望,指引著我漫漫的旅程。這是我忽然感到的一盞燈——也是心靈的燈,我很願意依靠這盞燈——我的熱流,我的感覺,我的希望支撐著我一直向前走。

畢竟我是在靠一種動力推動著向前走,而那灼灼閃亮的燈火已經不遠了,近在咫 尺;是啊,近在咫 尺了!這就是我們武當山之行的感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