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者愛味の追憶

心迷失了·方向就分不清吃了!!!

生活那些事

f:id:blossoming:20150128175633j:plain


汪國真說:“在一往情深的日子裏,誰能說清,什麼是甜,什麼是苦,只知道確定了就義無反顧。”義無反顧,是呢,義無反顧地走下去,人生有很多事情是無法回頭的,譬如選擇,譬如放下。都說選擇一條路徑,便不要再回頭,因為每次回頭都會錯失一些眼周向榮醫生 前的風景;離開一個地方,就不要再留戀,因為既然選擇離開風景便再不屬於你。所以,我們凝眉、釋然、微笑、前行。

——題記

下午時,偷得浮生半日閑,我便有 意步入了公園。這深秋時節的葉子,遠方的是鮮紅的、火紅的之熱火滔天;腳下映入眼簾是那一片、兩片、三四片暖黃的、橙黃的之靜美從容。同一時節,不同地點風格迥異的兩幅畫面交相輝映、有機結合,構成一副濃墨重彩的深秋絢景圖。現在,葉子尚未落盡,正絢如煙火,靜若玉女,燃燒且撫慰著一顆又一顆徘徊不定的心。或許,只有深秋才能被稱之為秋吧!

又想起了昨晚哥哥問我有喜歡做的事嗎?我不假思索的想說怎麼會沒有呢?哪個人會沒有自己喜歡做的事呢?可是,轉念一想,我喜歡做的事,現在,我都快忘了自己喜歡什麼了。《織女.心絲》好久沒有靜靜聆聽了,公園好久不逛了,老朋友許久不往來了,認證空間和微博也不再天天看了,一度揚言要追完的《風中奇緣》也擱置在那,文字似乎再也沒有靜心寫過,原來,這麼多事都被時光擱淺,亦欲問一句時間都去哪了?

偶爾想起過去,點點滴滴如春風化雨,濕潤眼底,人生怎可能盡如人意……

升入高中,我改變了太多太多,只是慶倖我還喜歡那些事,不是淺淺的喜歡。但是改變的絕不僅僅是習慣,還有心境和認知。原來時周向榮醫生 光真的可以打磨一個人,改變她所有的歡喜憂愁。

自升入高中,我始終以一種淡然的姿態行走,以一顆清 明的心,不為世俗所染,不被讒言所蔽,由始至終,做個獨立自主,不卑不亢的人。有時同學們經常問我,為什麼你看起來總是一副悠然愜意的樣子,而且好像沒什麼心事,我總是笑笑不語。其實不是所有的風輕雲淡都是毫無波瀾,不是所有的笑語明媚都是發乎內心,只是漸漸的學會不在乎。就如情緒需要隱藏,真實的心情只需要在真心朋友和三兩知己間流露足矣,就如心情需要梳理,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一些小情緒的滋長,若是懂得修剪,也可一樹蔥蘢。這樣,自會把生命演繹的活色生香,引得清風自來。

生活中每個人的身邊總都會有那麼些形形色色的人,在這些人中或許有些能成為親密無間的朋友,有些能成為讓人羡慕的知己,有些是形影不離的伴侶,而有些人就只是那麼看著,裝不了不認識,心卻離的周向榮醫生很遠很遠,就像一道永遠無法逾越的鴻溝 ;也有的是在某個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成為志投趣合的朋友,一旦分別再見便是咫 尺天涯……細數身邊的朋友,一直在一起的不一定是最要好的,而不經常在一起的未必不是心心念念的那個。有些人,是朋友,亦是知己,因為心很近,所以友情一直在開花。

升入初中我又結識了許多新朋友,其中一個便是雯子,她一頭黑髮飄飄,她是一個極其樂觀開朗的女孩,儘管學習上屢遭磨難,她也始終不言放棄。她是那種熱心腸又不小心眼的女孩,她說話時不拐彎抹角又不直切主題,她總會非常認真地同人解釋她說的每一句話。她是一個心思細膩又頗負文采的女孩,剛開始的時候,我們經常在一起談心,看微博,相互勸導鼓勵對方,便因此熟絡,相知,相交。

第一次,她對我說:剛開始以為你們應該不怎麼好相處,就沒打算深交,那只是第一印象,後來慢慢發現你也很好相處……自此,我們都互敞心扉。

第二次,我對她說:“雯子,你的頭髮好長呀,那多麻煩呢,你為什麼不剪,不會是要長髮及腰等人來娶你吧!”她卻堅定的說:我留的長髮捨不得剪,如果有一天我食言了,我便會剪掉它……至此,我的心被她觸動了。

後來,她對我說:我曾經的很多朋友,自從分別便很少聯繫,再見亦是陌路,你要答應我如果將來分班的話,我們不可以不聯繫,你不能裝作不認識我…… 我毫不猶豫地說好。只是沒想到那一言……

高中的生活,雖然很充實很平靜,但三點一線的生活模式也真的令我們恨得咬牙切齒。高中的時間,總是不充裕,漸漸地真是應了老師的那句話:你要學會一個人。是啊,學會了一個人吃飯,一個人睡覺,一個人走路,一個人學習,一個人看天氣預報,一個人打理自己的一切,一切,都是一個人。其實,當我在鍵盤上敲下這麼許多個一個人的時候,真的有種想哭的衝動,不過還好,我只是學會了一個人,而不是與外界隔絕,我還有疼愛我的父母。

還記得那周考試,天冷了,我衣服帶的又不夠,便打電話給媽媽,任性的要我最喜歡穿的那套粉紅的保暖內衣,在讓爸爸給我送到門衛那,等晚上下自習我再去拿,然後便安安心心的去參加我的考試。只是我沒想到當考完最後一場回來時,在教室外見到了那一幕:五點半了吧,外面的天已經灰濛濛了,爸爸一個人守候在教室外,手裏還拎著一袋東西,他守候在這多久,又有多少次他等候在我回家的那條路上,我不得而知。我只知道,是誰在我每每回家的時候為我收拾好床鋪,又是誰做了一鍋湯而讓我疑心家裏的伙食變得好好,那是我的父母啊,現在,他就在那等著我。忽然鼻子酸酸的,我跑了過去,抱住爸爸。爸爸不鹹不淡的說了一句話:爸快五點就來了。爸爸臨走前,從兜裏掏出一個蘋果,那蘋果不大且已經被暖的熱烘烘了,頓時我感到心內五穀雜陳,只是緩緩接過了蘋果。

晚上的時候,我同桌看到我躡手躡腳的拿著東西往後面去,就叫住了我說:下午我在教室外看到了你爸爸,想著外面冷,就像幫你把東西那就教室,讓他先走,可是他說:謝謝,沒事,我在這等她。如果說,下午的那一幕已使我百感交集,那麼現在真的是要淚眼朦朧了。輕輕打開袋子,裏面裝的真的是我最喜歡的那套梅紅的保暖內衣,迅速的地,保暖內衣上留下雨花,都說父愛如山,就是說厚重、堅實,任是無言,卻可傾城。

以前,對家沒什麼感覺,認為不過是一個供人清寧的居所,直至後來,我才懂得了:再美的風景也比不上回家的那條路,再熱烈的渴望也比不過回家的急切。

最後,果應了雯子的那句話,我們真的要分班了。其實沒什麼大不了,我們還是低頭不見抬頭見,我們還在那棟教學樓,我們還可以共看晨星曦月,可是,明明我們《最初的夢想》還未唱熟,明明我們三樓的風景還未看夠…… 如果歲月是一場落葉紛飛的風景,那麼流年就是一枚書簽的故事,僅僅定格在記憶深處。

不僅如此,還要文理分科。是了,就是如此。

當時光變遷,當記憶流轉,當現實與夢想背道而馳,我們是否還應在在原地苦苦執著守候?如若你心中編織的童話漸漸失去芬芳,如若指引你前行的繁星悄悄褪去光芒,如若你在抉擇的路口而徘徊,你是否還輕倚時光的路口,靜待花開?桃花源是我所迷戀的,水雲間是我所嚮往的,現實卻是我所要正視的,有人說:魚與熊掌不可得兼 ;有人說:在一往情深的日子裏,誰能說清什麼是甜,什麼是苦,只知道確定了就義無反顧;也有人說:心有桃花源,何處不是水雲間。那麼,我該何去何從?其實還是我自己最清楚吧,曾經我是完美主義,現在我是現實主義,確定了就義無反顧吧。

還好,天氣尚晴,日子很靜,我要一直一直做個如向日葵般溫暖的女孩,即使,難免陰晴圓缺,我也要撐著雨傘走在陽光下,所以,凝眉、釋然、微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