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者愛味の追憶

心迷失了·方向就分不清吃了!!!

不是我,是風

f:id:blossoming:20150122170204j:plain


我是喜歡風的,最好是淡淡的,能微微撩起裙角和長髮,不過分地張揚,也不濃烈到無所適從,只輕輕就好。

秋 天終是個多情的季節,轉眼又是煙雨,我撐著一把淡藍 色小傘,或漫步,或駐足,貪戀著這片人間煙火,說之煙火,似是豔了些,莫如風煙俱淨,更加貼切,亦更自然。周圍的一切都是那麼地吻合,沁出一種淡淡的味道來,像極了我裙褶上的青花,寂錦素雅。

倚窗,合著一本書聽雨,撥開一朵心蓮,靜享這如禪的光陰。許多時候,即便是閑了,心也不能妥帖安放,如魚般自在地撩撥文字的江湖,那峻峭的山、清秀的水,以及雋美的詩、婉約的情,沉醉得太久,終究是會迷了來時的瑪花纖體 效果路,也丟了最初的自己。

都說,文字裏睡著的是本真的自我,文人大抵如此吧!其實,也不全然。文字只是一種載體,無可厚非,能夠將所思所想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在一定程度上,勝過了語言和肢體,然而,文字亦是一把無形的刀,用對了,可以隔絕塵囂裏的風亂雲湧,辟一方蓮花之地,坐擁雲水,輕語禪心,用錯了,便是斬斷了俗世中的煙火之心,錯亂在了迷霧網海裏,不能自已,也迷失了自己。適可而止,不僅是一種智慧,更是驚人心魄的魅力,給自己一點空間,去創造去放飛,給他人一點留白,去想像去回味。

閑淡時光,約上三兩好友,或喊一個知己,去旅行,去跋涉,總以為,目光與山水的碰撞,是對靈魂的滌蕩,總好過想像之中的虛無縹緲,一觸即破。從前,我萬不是這樣的人,但我滿足於如今的狀態,簡單清寧,自在隨心。

昨日,偶翻出保存著的老照片,那裏記錄著我一路走來的印記,無端地觸動了我沉置已久的心弦,我開始想念那些從前,走過的風景,遇見的人,還有彼此緊緊相連的情感,我所收穫的溫暖,一度潤濕了我的眼,那一刻,我無比地懷念,你陪我走過的流年。

畢業以後,不知那些個親愛女子是否一如從前地瘋,或愛看電影,或愛吃零食,或愛逛街,或研究星座,身邊的人又會是誰?那時我們還在一起,我會寫詩給每一個人,然後讀出來,看她們臉上露出既崇拜又迷惘的眼神,還自我感覺良好,如今拿出來看看,自己都能笑出聲來,莫非因為我們之間的感情,所以對我的幼稚也感到歡喜吧。

去過西 安,領略了一番千年古都的風韻,一直喜歡帶有古典氣息的東西,徜徉在古朝舊址中,想像著當時的場景,那必是一場豪華的盛宴,有鶯歌燕舞,有嫋音樸風,還有那一怒為紅顏的霸氣,和一戀便是千年的史詩。最愛是那每到一處,便為我拍照留念的人——我那遠居西 安的姐姐,雖只三天的相會,想必,已是永遠了吧,至少,在我心裏,我視她為親人,而她也時常說,我如同女兒,一樣疼。有些人,無需多言,便已在心裏,因緣而生,隨緣相安。

也遊了西湖,圓了我多年的心願。有些事,在夢中,擱置了太久,恍若遙不可及,其實,只需一山一水的距離,我便能抵達你的瑪花纖體 效果夢裏,陪你共一場流年醉。走過千古的傳奇,越過清涼的湖水,我已變成一個有故事的人,一個心中裝滿回憶卻清淡知足的人。從此,西湖的碧波裏有我的一方身影,映著那個頭戴花冠如花般明媚的妙齡女子,和那場花期裏許下的約定,我來過,風知道,風過,時光記得。

指尖滑過舊年的留影,大都是別人 為我拍下的紀念,順其自然地就想起了那些來過我生命裏的人。不得不承認,我並不是一個人群中能夠讓人一見傾心的女子,沒有貴族的氣質,也沒有傾城的外貌,許是情人眼裏出西施吧,總有人喜歡給我拍照,而自己卻不曾留下半點蹤影,當時懵懂,不明白自己在他們眼中有多麼美,再看舊照,也不覺驚豔,或許,這就是愛吧。

愛上一個人,她的一切都是好的,是目光所及之處的風景裏最瑰麗的那一朵,為此,也願低入塵埃,開出花來,只為她拈花一笑。

幸福是什麼?幸福是山窮水盡回首闌珊處的那一盞燈火,是情到深處守得心有靈犀的半闋暖香,是細水長流時一粥一飯的依賴與呵護,是只要我需要,你便一直在的安心陪伴。愛與被愛都是幸福,我慶倖,雲崖水夢裏,我收穫的點點滴滴的溫暖,是我心底最深的憶念,不會忘記,我曾被深深地愛過,也曾付出過,並且暖暖地幸福著。

我真的應該感謝那些愛過我以及愛著我的人,讓我感受到了人世間的真情,也明白了愛的真諦,即便是年少無知,也是實實在在地愛了。其中滋味,興許只有愛過的人才會知道吧。

不去後悔經歷過的曾經,成長不正是一個悲喜參半的過程嗎?看著自己寫過的深情的文字,略顯稚嫩,但也不由得唏噓,若非這一字一句,我又怎能深深地感知,我曾真實地活過?不為名利所累,不為生活所迫,不顧世俗眼光,只為所喜所愛而隨心而為,率性而純真。

走出圈子,才發現,人生更多的是現實元素,而原本的清高也未免沾染了豔俗之心,進而漸漸地融入了俗世的煙火,而越發地變成了一個清淡的人,乍品無味,卻是底味十足,同樣地有笑有淚,有喜有悲,熙熙嚷嚷,真真切切,而文字逐漸成了一種茶餘飯後的消遣,我的每一筆都是在記錄心情,可更多時候,無論喜憂,已不願傾訴,哪怕有知己撫弦,深怕山高水遠,染了思念。

網路於我如同一個驛站,無處排憂時來此鋪一紙水墨,染遍前世今朝,無人分享時來此展一顏笑靨,一路且行且歌。如若,每個人都是真誠的,正視自己,對待他人,那便無關真真假假,只要心在,愛便與你同在,只需懂得,不沉迷不絕戀。

形形色色的事物,入眼,便是一千種傳奇。人人都有自己偏愛的色調,或冷色,或暖色,抑或淡色,譬如,有人偏愛古典字句,有人鍾情素淡文章,每一種都是精彩,都應當尊重和被尊重,你非我,何必戲說?

時光越老,人心越淡,大概這樣了吧。我喜歡真實而不過分的溫暖,喜歡淡雅而不做作的人,喜歡素淨而不寂寥的光陰,縱是一個人,心中有愛,也並不寂寞。我喜歡這光陰裏的人或者事,滾滾紅塵,人講人緣,物講物緣,緣來緣去,我已經知道,那屬於我的瑪花纖體 效果,都將是好光陰,即使悲欣交集,我亦會珍惜。

在這喧鬧的凡塵,我們都需要有適合自己的地方,用來安放靈魂。也許是一座安靜宅院,也許是一本無字經書,也許是一條迷津小路。只要是自己心之所往,都是驛站,為了將來起程不再那麼迷惘。

一個人只要守著內心的安靜,任世間風雲變幻,終究掀不起滔天大浪。那些沉靜在骨子裏的美好情懷,千萬年後,也不會有多少更改。

掩卷,看雲霞醉夢,曉霧生煙。已是黃昏,很快,就是萬家燈火。

身處繁華世間,心在牡丹庭園。繁華散盡,我還在等你踏上歸程,與我重逢,哪怕他城,哪怕他生。

倘若時光老了,你我還在,且相約,在這煙雨黃昏中,執手相望,共傘相依,細數流年裏的舊夢,若有淚劃過臉頰,不是我,是風吹落的雨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