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者愛味の追憶

心迷失了·方向就分不清吃了!!!

歲月不語,一諾清歡

f:id:blossoming:20141223164109j:plain


心,與花的距離,在於欣賞,在於懂得。心,與世界的距離,在於容納,在於敬畏。心,與心的距離,在於理解,在於真誠。

-----題記

曾經,喜歡用眼睛看世界,那些無法分辨的,真真假假的痕跡,都藏匿在一片浮華的背後,終也不能,將入眼的風景一一看透。如今,學會了用心靈觸摸世界,生命在路上,有足音相伴而行,每一次的航程,每一處的彎折,都如春花春陽的俊朗,且棱角分明。讀懂,是心與心的瑪花纖體的投訴相擁,讓我在驚醒與了悟中落筆從容。

若是可以,不必引用更多話語,去解釋一些煩亂。更不必,讓流年安之若素的故事,憑添一些無謂的爭端。只想,守一處花開,求一方明媚,坐擁山水,視野清澈,蟬聲縈繞,晚來聽風,在一絲安逸中,各種悲喜都將塵埃落定,即便是一種雜亂依舊在周身漂浮,不理會,不自擾,任它縱情炫耀。

春色漲滿的夜,安安靜靜地聽幾首雲水流轉的純美音樂。偶然間,心裏的精緻被悄悄的喚醒。仿佛在被雕琢過的時光中與心靈邂逅。邂逅、是一種喜悅,如同在濕潤的春雨裏,打濕三兩閑情的花瓣;如同在春夜的閑窗下,挑燭烹煮一壺純淨的綠意。沒有一見驚心的觸動,卻有一種隔世相識的溫情蔓延,是地久天長的暖。

有時候,一段路走的有點累,會偶然的停頓。會用稍許的片刻,得一處空閒,斟滿一杯茶,讓心靈,在茶香彌漫中平靜的瑪花纖體的投訴呼吸。或許,也會用這一盞茶的時光,在停留的縫隙裏,用眼角的餘溫審視一下沿途的景致,或繁華,或淡雅,都和心情無染,即便是宿命我也會一眼帶過。我只在乎,那拾階而上的美麗,在頂峰。

生於世,總不能出塵脫俗,逐漸繁重的應酬,似乎超出了承受的底線,滿目的豐盛,早已算不得是美味佳餚,如吞噬了酸澀勉強下咽。人生總是如戲,如何要做到演繹極致,種種說辭,是如此的疲倦。若有一天,可以放牧四野,將各種消息遮罩,就對著一草一木,慢慢講訴關於一朵花的故事,然後看她眼裏寫滿春 天。

我用風的姿勢輕輕拂過零花水岸,只為迎上你潮漲潮汐的瑪花纖體的投訴美麗。我用雨的歎息,隱去歲月一次又一次的光澤,只為化作一縷塵埃,在你的世界裏長久的安暖。那波光搖曳的水面,在和煦的晨曦裏微微蕩漾,我凝神佇立,看桃花的春色一層層的浮現。隨手探尋,撿拾一片風中旋轉的花瓣,放於唇邊,吟成隔山隔水的呼喚。